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苹果
阳明天下之二十八——道破人生终极安顿的文化“四句教”
发布时间:2019-12-02
 

道破人生终极安顿的文化“四句教”


  

  一说到“四句教”,我们马上就会想到王阳明的“心学四句教”:无善无恶心之体,有善有恶意之动,知善知恶是良知,为善去恶是格物。这四句教出自王阳明《传习录》下卷,被称为王阳明心学的最高概括,浓缩了心学最精华的智慧。但在中国历史上,还有几个大智者的“四句教”,既对其思想进行了高度的概括,又道破了人生的终极安顿,日常颂读,肯定能启迪人生,让人回味无穷。


  张载“横渠四句教”


先来了解下张载何许人也?张载(1020年—1077年),字子厚,凤翔郿县(今陕西眉县横渠镇)人。北宋思想家、教育家、理学创始人之一。他进士及第,拜祁州司法参军,授云岩县令,迁著作佐郎、崇文院校书郎。辞官归家后,讲学于关中,建立学派称为“关学”。1077年病逝,时年五十八,谥号横渠先生,尊称张子,与周敦颐、邵雍、程颐、程颢合称“北宋五子”。

他的“四句教”即: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”被当代哲学家冯友兰称作横渠四句,因其言简意赅,历代传颂不衰。这句话可能是中国文化四句教里分量最重的一个了,它道出了人生的终极目的和生命的终极智慧,一直是中国文人的座右铭和志向追求。


  钱钟书“同一四句教”


钱钟书(1910-1998年),江苏无锡人,原名仰先,字哲良,后改名钟书,字默存,号槐聚,曾用笔名中书君,中国现代作家、文学研究家,与饶宗颐并称为南饶北钱

  一说起钱钟书,人们马上会想起他的作品《围城》和他的夫人杨绛,但其实他也有个“四句教”:“东海西海,心理攸同。南学北学,道术未裂。”大意是,纵然东西方文化再有不同,东方人和西方人毕竟都是人,心理上本没有根本差别,只要肯相互体谅就完全有相互理解和会通的可能。纵然南学北学特质差异明显,而天地宇宙本为一体,世间大道本来是一,因此完全存在统一的可能。

  这四句教本意是谈学问,却告诉了我们一个最有用、最深刻的道理,因为我们有“心理攸同”这个根本点,所以只要将心比心,无论做学问还是人与人的交往,矛盾冲突就自能化解,关系就自能和谐。

  

    费孝通“和合四句教”


  

  费孝通也是位大家了,他生于1910年,逝于2005江苏吴江人,著名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民族学家社会活动家,中国社会学人类学的奠基人之一。他的四句是:“各美其美,美人之美。美美与共,世界大同。”这是他晚年所提出的,针对的是不同民族和国家的文化。意思是每种文化都有自己的美,要学会欣赏其他文化的美;不同文化的美能够和谐并存,便能和合一体、世界大同。这正是最好、最有效的处世之道——没有人会怀疑一个懂得欣赏和赞美别人的人,人缘是差的,人际关系是处理不好的。其适用范围也极广,大到民族国家,小到俗世人人,如果世人都能真正领会、接受和遵循这句话,那么费先生“天下大同”的梦想必将实现。